联系我们

邮箱:1342414464@qq.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21号永利国际中心1单元1821室
传真:01064185679-610
手机:13988999988
电话:010-64199093

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华体汇-华体汇官网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近代居住建筑丨近代上海产业型华体汇里弄街区

时间:2021-11-27 22:5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近代上海社会兼容并蓄,文化多元交叠。产业型里弄街区因产业高度聚集,不同社会阶层的人群在此汇聚,由一条产业链串联起了多元的社会结构、物质空间和思想观念,这在住宅室内得以体现。文章以上海市北京东路五金街的一组里弄为例,根据街区内五金产业链的四个环节区分出不同类型的从业人群,从功能、空间和居住观念上分别对其住宅室内进行分析,并探讨导致其差异性背后的深层原因。正是这种差异促进了街区社会结构的稳定和产业经济繁荣。

  20 世纪 50 年代爆发的太平天国运动和小刀会起义刺激了租界的人口激增,殖民者建造了一批成本低廉、联排布局的木板房,并以“×× 里”命名,上海里弄住宅由此诞生 [1]。里弄住宅室内也呈现出独特的时代特征,并因与人关系紧密成为探究近代社会生活的物质空间窗口。北京东路两侧建造了大量老式里弄,百年来一直是密集的里弄住宅区 [2]。其特殊价值更在于产业:自上世纪 30 年代,五金行业在此开始聚集,改革开放后往来顾客摩肩接踵,居民纷纷破墙开店,成为全国的五金交易中心 [3]。正是这样的产业专业街,促成了社会结构多元化的居住环境背景 [4]。北京东路南侧的无锡小区地块因交通便捷,区位优越,一直是商业活跃、人员流动性强、社会结构多元的里弄区。其北侧即为北京东路,无锡小区地块内里弄的空间功能和居住人群逐渐与五金产业紧密关联,因产业发生聚集的人群虽同住一条里弄,服务于同一行业,却因所处产业链的位置、工作类型不同而分属不同社会阶层。本文将该地块内的五金产业链分为生产、销售、管理、周边服务四个环节,并分别对应四种不同类型的从业人员:生产工人、销售职工、企业家、服务行业职员。四类人群的平均经济水平和社会地位具有明显差异,其住宅室内在功能、空间和居住观念上亦呈现不同特征。本文选取每一类型的代表性案例进行分析,以期得出不同类型人群住宅室内存在显著差异的深层原因和产业型里弄街区长期保有社会活力的有效条件。

  上世纪 70 年代末,知青“上山下乡”政策终结,大批劳动力被吸纳进第二产业,并顺势在当地定居;与此同时,改革开放后上海的高速发展,吸引了大批江浙一带的农民和工人来此掘金。他们没有资本和人脉,只能靠苦力和手艺在此立足,而五金加工维修正是极佳的选择。这批曾归属于五金产业链最下游部分的人群,其住宅也多具有集约性和产住结合的特征。南、北无锡路在中段有一处连通的巷弄,入口处建造了一幢过街楼,七八十年代还是五金学徒的汪先生,曾与其妻、母在二层居住。这里曾是隔壁“金业公所”用做安防的门楼,因面积有限,进入室内还需从两侧的里弄住宅上至二楼后穿入。房间仅10m2 左右,中间分隔开供两代人居住。因是坡顶,汪先生将屋脊下改造为工作间和储物间。除了睡觉,其他居住功能如做饭、如厕、等都需在室外完成。房内家具除了一套结婚时购置的木板床、五斗橱和床头柜,其余皆十分简易。

  身处变革年代、没有经济基础的劳动人民,其居住空间的生产与生活功能高度叠合。1978 年从江苏启东前来上海闯荡的江先生即是如此。亭子间上加建的不足 10m2 的阁楼(编号 A-2)作为一家三口的落脚点,空间狭小,但利用率极高:床下做五金器件的仓储,床上休憩,床边墙上挂满五金维修工具和日用品。有限的空间使做饭、如厕等都不能解决,家具也仅有板片床、煤球炉和小板凳三样,江先生白天出去收货,晚上带回家做维修。就是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下,这批五金工人帮助实现了资源匮乏年代“只修不换”的目标,大量五金机械、零件的寿命得以延续,资源得到充分利用。

  上世纪 80 年代经济社会高速发展,产业结构变革,五金业高速发展的同时“下岗潮”席卷而来。周边下岗工人纷纷涌入五金行业,这一批从业人员因长期在此生活,故有一定的人脉资源,可以从事门槛较低、获益较快的销售、讨账等工作。其住家空间虽不宽裕,但功能较齐全,并向公共空间延伸,室内家具和布置上仍无暇顾及美感。北无锡路的一幢形制完整的石库门住宅建于 19 世纪 20 年代,呈现“天井—客堂—后天井—附房”的格局,左右各设厢房,形制严整。曾为五金店跑腿的崔阿姨一家五口居于二层的客堂间。这间客堂间面积原仅 14m2,住户将屋面板撤除,空间扩展至木屋架,扩大层高以形成上下两层空间。后又将屋顶的老虎窗和壁龛容纳进来分别作为阳台和储藏室,建筑面积扩展到 35m2。功能上,可满足日常所需,灶台和水池虽置于 3 层晒台上,相距 10m,仍算方便。空间上,两代人分居两层,亦有家庭起居空间。家具仍为上世纪 80 年代结婚时置办的“五斗橱、床头柜、衣柜”3 件套,亦有质量佳的小家具。室内虽无装饰品,但有自行铺设的塑料隔板和铝板屋面,保持美观且防鼠。物理环境上,因是客堂间,通风和采光极好。该居所经住户充分挖掘和精心改造,居住质量得到了较大提升。在地块最南边的上海金达五金商店亦是住店职工工作之余的居所。他们对舒适性没有较高要求,但其经济性和自适性得到极大体现。这家五金商店自 1990 年开业至今,盘下整套石库门住宅的首层空间来满足仓储和居住。平面左右两列共四间,两列之间以纵向庭院分隔,总面积 120m2 左右,层高 4m。除庭院搭顶后作为厨房和盥洗空间,后屋的一半放置餐桌和供桌,其余面积皆为五金店面和仓储空间。职工的睡眠空间藏于店铺的夹层和储藏间的夹层上,对销售和仓储空间的影响降到最低。功能上,基本的生活所需已满足,职工亦无暇顾及休闲娱乐。至于家具和装饰,处于五金仓库之上,自然无法谈及舒适和美观。这里虽是 3 位职工 20 多年的住家,但宜居性并非住户所求,在握有话语权的资本家视角下,经济利益永远处于最高位置。

  活跃的经济市场和高度的产业专业化吸引了一批经济实力雄厚的企业家在此开设店铺。这些处于五金产业链的上游、收入颇丰的五金企业主多选择在地块内安置家业,石库门住宅有严整的形制、体面的大门和丰富的室内外空间,亦可满足富商的需求。他们一般是用金条买下一幢石库门住宅或其中一层,室内空间也具有高质量和持久性,并承载了供奉、祈福等精神上的要求。葛先生的父亲于上世纪 20 年代在北京东路一侧开设了“天平电料行”,成为地块内最早的五金店铺之一。葛先生之父在当时收入颇丰,花五根金条购下的一处石库门住宅的首层空间(编号 C-1)。空间秩序井然、节奏有序:大门 - 天井 - 客堂 - 披灶间,由一条中心轴线贯穿始终。客堂室内也将这条轴线延续下去:一张雕花精美的红木桌置于当中,轴线尽头为靠墙摆设的一张长条形供台,供奉一座手持青龙偃月刀的关羽木雕塑像,以求化煞解灾,财运亨通。主轴线空间的一侧有厢房,整层面积 80m2 左右,仅供 3 人居住。功能上,除满足日常居住需求外,休闲娱乐和供奉祈祷等精神需求得到重视,而与五金相关的仓储或生产功能彻底剥离。进入室内的客堂入口大门是六扇落地雕花窗,满足通风采光的同时,尽显高雅华贵。房间内的装饰也体现出住户的地位,客堂间侧墙上挂着大幅《百蝶图》,寓意婚姻美满,家庭幸福。彰显财力和品位,承载美好愿景,成为富商更核心的诉求。石潭弄上曾做猪血老粉①生意的企业家住宅(编号 C-2),同样空间有序、功能齐全。在 20 年代建成之初,老板即花五根金条买下整栋沿路三层石库门住宅,作为自家店铺同时在此居住。因位置优越,这栋住宅的平面呈小开间长进深的狭长形,首层仅有一条室内的走廊、店铺和披灶间前后两个房间,房间之间是一道直达三层的直跑梯。功能上,销售、居住都可满足且区分有序:除首层用作较为公共的功能外,二三层空间皆为居住功能,且有私密空间分隔。家具是全套红木雕花家具,可见对空间质量和生活品质有较高要求。

  “北京东路五金街”的规模效应需要的不仅是五金行业的高度聚集,同样也离不开周边服务行业的支持。比如能源、运输、仓储等功能在这里有广阔的市场,纵使没有五金行业那般的影响力,也足够有不错的经济效益。周边服务行业的职员可以有较为可观的收入,在地块内的住宅大多能较好地满足日常需求。上世纪 30 年代起,南无锡路上开有黄浦燃料公司,公司隔壁即为燃料公司老板及职员住宅(编号 D-1)。这是一套形制规整、中轴对称的石库门住宅,郁先生家住在二层的左半部分。空间宽裕,居住舒适,面积总共35m2,有两个居住房间和 1 个盥洗、储物空间,仅有 3 至 4 人在此居住。功能上足以满足需求,烹饪安排在一层公用厨房,较大的前厢房也作为招待客人、娱乐休憩的客厅使用。家具有一套木质五斗橱、梳妆台和供桌,另有一把流线)。装饰上,窗户为长条形木框窗,上二层的楼梯踏步为整木切割而成,华体汇官网扶手虽历经百年磨损,仍可看出住户对居住质量的要求和精美的设计及制作。

  产业聚集吸引了不同社会背景的人群汇聚,在形成完整产业链条的同时,亦带来多元的社会结构。而里弄住宅布局灵活,弹性兼容,具有普适和可变的特征,恰可满足前者多元的居住生活需求。在此条件下形成的产业型里弄街区,由一条产业链串起处于不同社会层级的人群,而他们社会属性的不同,决定了其住宅室内在功能、空间和居住观念上的显著差异。功能上,位于产业链下游的基础阶层,其生活、生产功能高度复合;上游高端阶层的住宅功能齐全完备,还可顾及休闲娱乐。生产、仓储功能的占比从生产工人的近半到企业主的几乎完全剥离,随住家所处产业链位置的上升而减少。即便占比不同,一般都会有五金产业相关的功能,相近的营生和功能一定程度上成为不同人群间情感联系的纽带。空间上,里弄住宅多具有空间潜力,在空间紧张的条件下,天井、坡顶、老虎窗都为搭建夹层、阁楼创造了可能。越是最基础的社会阶层其住家往往有更高的利用率和空间变化。而高端阶层的住宅除居住空间形制完整外,还会有精致的家具和装饰、户外庭院以及高大体面的“石库门”等来彰显其财力和社会地位。观念上,不同人群的居住观念体现出其生活状态和发展需求。从追求空间的高效经济到生活品质的舒适宜人,再到对家族和事业发展的吉祥福佑,对住宅要求的层次随着住户的社会阶层逐步提升。住宅往往不是单纯的居住空间,对于产业链下游的人群来说住家同时是维修和仓储空间,而对于产业链上游人群,住家更是精神寄托和身份象征。社会上,因紧密的室内空间布局和有限的设施水平,大量日常活动如烹饪、倒马桶等需在室外巷弄中发生,促使形成了较好的邻里关系 [5]。而在产业中,高端阶层为基础阶层提供工作岗位,基础阶层反之可以提供稳定牢靠的服务。不同阶层间文化上包容共生、经济上互利共荣、邻里氛围也由此得到有效自治并保持稳定和谐。

  产业化促成了街区社会结构的多元化,而里弄因强大的空间弹性和功能适应性带来普适和多变的特征,故产业化的里弄街区具有天然的匹配性。其住宅室内可根据处于产业链不同位置的住户需求兼容并蓄、弹性普适。同时这也反映出街区社会的包容性、自治性和互助性特征,有助于形成稳定的社会结构,并刺激产业经济,形成闭环式发展。住宅室内作为承载日常活动又兼有社会和空间特性的地方,实则是上海里弄文化身份和社会结构的缩影 [6]。在文化上,不同阶层人群汇集,工业、商业文化的碰撞都需要住宅对其有普适性,可以满足不同的居住观念,亦可承载多种功能,这反映出上海兼收并蓄的包容性;在社区治理上,因大量日常活动发生在外而激发居民交流,进而促使社区自治、社会环境稳定;在社会经济上,因人群阶层的丰富性而促使其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不同阶层互利共赢,并以此带动产业经济发展。产业型里弄住宅作为城市发展的产物,其居住空间普适包容、社会生活充满生机,其社会结构是一种和谐稳定、自我接续的有机体。这亦是上海居住文化和社会环境的特色所在。

  ①猪血老粉:腻子的一种,以猪血为粘结剂调拌而成。上世纪用于家具、门窗等制作过程的找平,因与五金产品搭配,故在文中计入五金行业。

  [3]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 上海名街志 [M]. 上海 :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04.

  [4] 万勇 . 近代上海都市之心——近代上海公共租界中区的功能与形态演进 [M]. 上海 :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4.